<menuitem id="74y0j4S"><ins id="74y0j4S"></ins></menuitem>

<menuitem id="74y0j4S"><strong id="74y0j4S"></strong></menuitem>
<samp id="74y0j4S"></samp>

<samp id="74y0j4S"></samp>

<samp id="74y0j4S"></samp><menuitem id="74y0j4S"><ins id="74y0j4S"></ins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74y0j4S"><strong id="74y0j4S"></strong></menuitem>

<samp id="74y0j4S"><ins id="74y0j4S"></ins></samp>
<b id="74y0j4S"><ins id="74y0j4S"><s id="74y0j4S"></s></ins></b>

<samp id="74y0j4S"></samp>

<b id="74y0j4S"><ins id="74y0j4S"></ins></b>

<menuitem id="74y0j4S"><ins id="74y0j4S"></ins></menuitem>
<samp id="74y0j4S"></samp>

<samp id="74y0j4S"></samp>

原创

第二百八十一章 金甲尸王-青芫世家番外-笔趣阁

严伦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摸了摸脸上的东西,发现有些粘稠,而且还带着一丝腥味,他不由瞬间清醒了几分,伸出手摸索着想去开灯,一扭头,突然发现床边竟然坐着一个黑影!  "什么人?!"  他吓得浑身一抖,彻底清醒过来,猛地起身去摸床头的台灯。但是突然感觉自己的右手似乎整个被压麻了,有些不听使唤,而且还有些异样,他来不及多想,急忙用左手去开灯。  "啪嗒"一声,台灯一开暗黄色的光芒陡然间照清了床头的那人,只见这人面如枯木,自嘴角到耳后的一条伤疤在昏黄灯光的照射下,显得无比阴森恐怖!  "是你?!"  严伦一眼便认出了坐在床前的百人屠,身子猛地打了个机灵。瞬间面无血色,尤其是看到百人屠手里还拿着一把沾满鲜血的匕首之后,大脑突然嗡的一声,陡然间一片空白。  他做梦都想不到,他熟睡之际,百人屠竟然会出现在他的床前!  要知道,他这个宅子内外,可是有金发男和泰伦等人护卫的!  他话问完之后,突然注意到自己的床单上和枕头上布满了鲜血,他面色大骇。急忙低头顺着血??慈?,接着便看到了自己血淋淋的右手,而且他的手上此时竟然只剩下了三根手指!小指和无名氏已经不止所踪,创口处粘稠的鲜血正汩汩的往外冒!  "??!你对我做了什么,??!"  严伦顿时宛如杀猪般惨叫了起来。左手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右手,声音带着哭腔,凄厉无比,又惊又恐,身下也是陡然间湿热一片,一股浓重的骚味扑面而来,毫无疑问是吓尿了。  怪不得刚才他起身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右手有异样呢,原来他的手指在他醒过来前就被百人屠给切掉了,可能是睡的迷糊或者是百人屠刀法太快的原因,所以他刚才没感觉到疼,不过现在他倒是觉得创口宛如火烧一般,灼热疼痛不已。  "救命!救命!泰伦!迈尔斯!快来救我!"  严伦一边用力的用双腿蹬着床往后退,想远离百人屠,一边昂着头扯着嗓子大声的喊了起来。  百人屠坐在窗前的椅子上动也没动,自顾自的将手里沾染了鲜血的刀往床单上擦了擦。  "泰伦!迈尔斯!瓦格利特!你们都聋了吗?!"  严伦吓得浑身抖个不停,声嘶力竭的喊着,但是让他意外的是,外面丝毫的动静都没有,而且更为怪异的是,睡在他身旁的这个女模仍旧躺在床上动也不动,哪怕他都快要把她挤下去了,这个女模仍旧没有丝毫的反应。  "省省力气吧,你的司机、助理和保镖总共八个人,已经全部被我打晕绑起来了!"  百人屠把匕首擦干净后,这才不紧不慢的冷声说道。至于严伦背后的那个女模,一开始也早已经被他给打昏了过去。  严伦听到这话宛如被雷击中了一般,身子再次猛地一哆嗦,浑身汗如雨下,眼神无比惊恐的望了百人屠一眼,接着猛地起身,跪在床上,哆嗦着不停的给百人屠磕起了头,声音带着哭腔不停道,"大哥饶……饶命。饶命啊大哥,我知道错……错了,我知道错了,我该死,我该……该死……"  说着说着他便忍不住痛哭了起来,哭声中带着无尽的惊恐,他知道,倘若真如百人屠所说,他的手下都被打晕了,那也就意味着他的小命彻底掌握在了百人屠的手里,百人屠想解决掉他,不过是一刀子的事儿!  所以这下他是真的怕了,压根顾不上什么廉耻尊严,哭喊着跟百人屠求起了情。  百人屠冷冷的扫了他一眼,淡淡道,"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?!"  严伦身子一紧,无比惊恐的抬头望了百人屠一眼,咕咚咽了口唾沫,有些惊恐的说道,"不……不知道……"  他话音一落。百人屠眼神猛地一寒,他身子猛地打了个冷颤,急忙改口道,"知……知道,知道!我……我该死。我该死,我找人谋害何家……不,何,何先生……我该死,我该死……"  说着他急忙抡起双手朝着自己的脸上来回抽了起开。顾不上乱飞的鲜血和手上的疼痛,一边抽一边痛哭,极力的祈求百人屠的同情。  百人屠猛地起身,躲开从严伦手上乱飞出来的血点,有些厌恶的看了他一眼,冷声道,"行了,你不用演苦肉计了,依照我的办事风格,我一定会杀了你,但是我们家先生为人仁义,打算饶你一命!"  "多谢何先生,多谢何先生!"  严伦听到这话陡然大喜,再次冲百人屠磕起了头,激动无比道。"请你替我多谢何先生不杀之恩!"  说着他再次大哭了起来,这次是喜极而泣。  "不过这次我们先生虽然饶过了你,但是你给我记住,以后你要是再耍小聪明小手段对何先生图谋不轨的话,就没这么幸运了!"  百人屠冷声道,"我既然能悄无声息的进来割掉你的舌头,自然也能割掉你的脑袋!"  他之所以割掉严伦的手指,既是为了让严伦长长记性,又是为了向严伦证明自己的能力!  对于堂堂世界杀手排行榜排名第三的杀手而言,严伦的那几个手下压根就不够看的!  "是,是,是……我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,我明天就离……离开京城……"

本文页面地址:www.flvs4.cc/txt/198347/

精美评论

Comments

赵相
右手里是十年一个漫长的打坐。
陈莹莹

我和你的那些回忆,

;有些
她也只爱一个不知道好在哪儿的戈壁。
形它
你一定要记得在那年里的雪,

热门推荐:

  第81章拼命的孤儿-重启人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-笔趣阁 553 弥补短板-万界圆梦师起点中文网-笔趣阁 第二百八十一章 金甲尸王-青芫世家番外-笔趣阁